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血染军魂

第999章 趾高气昂的投降二

血染军魂 嘉明道者 3927 2021-04-12 23:02

  最快更新血染军魂最新章节!

   一枪未放的混成旅步兵营官兵,很是不爽地看着一名鹅军少校军官、带着两个摇着白旗的士兵走到战壕前几十米处停下。

   一串鸟语(不见花香)从他那两撇菱角尖般胡子的嘴里冒出,两名士兵上前,见这货竟然腰间枪套里插着手枪,忙举枪对准,让其把手枪放地上。

   这货当然听不懂,士兵亦听不懂这货说的啥,可从士兵们的举动中,他大致明白让他缴枪,这货居然激动了,再一串鸟语连续不断的冒出,脸色间充满着愤怒。

   士兵本就不爽,两枪托将其打翻在地,谁知举着白旗的鹅军士兵扔下白旗、捞起袖子,更是满脸愤愤不平地上来要动手似的。

   稍有点紧张的士兵两人,一人一枪干掉两二逼,如此一来便是捅了马蜂窝,百多两百米外、很‘自觉主动’已将手中武器整齐分类摆放好的鹅军一哄而上,纷纷拿起枪支、压弹上膛,看架势就是要开打,两士兵在本部军官的喝令下,恨老娘少给两条腿,连滚带爬跑回自己的站位。

   一场仗莫名其妙的停止,却莫名其妙的打了起来。

   趴在战壕里的海湾军很无奈,鹅军没有组织、没有活力支援,仅仅少数几人扣响手中的步枪,大多人手中举着枪,枪里没有子弹、没上刺刀,遂这么往前冲,人头涌动黑压压地一片乱糟糟。

   海湾军步兵手里最低的都是半自动步枪,打完一枪膛子弹均不约而同停止了射击。不想活了,自杀你也排好队啊!

   最难受的是火力压制的机枪手,电锯机枪扳机扣响、枪口摆动一下,火舌过处倒下的鹅军便是一堆,那残像令人真的于心不忍。战争有杀戮,有流血牺牲,但奢杀却不是多数正常人愿意干的事。

   海湾军战壕里的枪声停下了,鹅军却不依不饶往前冲着,海湾军的士兵与军官全都站立起来,装逼的日语没人说了,人在情急之下口里往往吐出的是母语,一声声、一阵阵、一片片:

   “别动”……

   “不要往前走了”……

   “别逼老子开枪”……

   “你他丫的傻二啊,站住”……

   一旅步兵营的人数不足2000,这冲近前来的鹅军至少3000,一边不忍心开枪、一边便这么莫名其妙地挺着死,包括步兵营的营长都已冲到前排,眼见鹅军就在十多二十米外,营长下令道:

   “兄弟们,把枪的保险都关了,咱们让他们看看什么是真真的军人、真真的爷们,打他丫的。”

   “嘭”,“咔嚓”,“呱嗒”“咣当”……

   枪托、拳头、膝盖、钢盔……等等一切任意搏击‘运动’在混战中展开,声声到肉。下颚碎、骨头脆、头皮爆,伤者惨叫连连,两帮人混战在一起。

   鹅毛子个个牛高马大、皮糙肉厚经得起打,相对于南方人的体型是吃亏的,海湾军也硬气,怎么地都不开枪,武器掉了也不捡(混战中遂没法捡),身上的军刀也不拔出,便这么地肉搏,直到倒下不起。

   鹅军更奇了怪,不但不抢夺海湾军的枪械,不少人见对手没枪在手,其连自己的枪也给扔了,单纯的腿脚相对。鹅军中枪头上上有刺刀者,竟然将刺刀取下仍在一边,将步枪当成烧火棍,便那么飞舞着。

   天平逐渐往鹅军一方偏移。更怪异的是,鹅军即使占上风,将对手打倒也不下死手。谁倒下,不管被干倒或撞到、脚崴一下甩倒,只要不乱动,便不受攻击,能安然地退出战局,前提是在地上趴、而非站着走。

   正往这边探查战场情况的旅长韦谦,见自己的弟兄人少、渐渐处于劣势,他把袖子一卷,大吼道:

   “战车营不动,稳住战线、监视战场、保管武器,鹅毛子谁靠近战车杀无赦。弟兄们跟我上。”

   韦谦这一动,生力军顿时加入,将‘战事’局面扯平,两军对阵诡异地变为群殴,上万人的群殴,不断有人加入的群殴。

   我靠,那场面简直是惊天地、动鬼神,无法形容。

   坐着牧马人接近一旅狙击阵地的畅鹏,本没弄懂枪声干嘛停了,对阵两伙人怎么地便凑到一堆去?随着距离拉近,遂被这一幕惊呆了,连阿木的口里都能放下一个拳头。江海河连忙从车后箱的包里拿出摄录机,不将此场景拍下来,那就太对不起人啦!

   徐远却亦捞起袖子,口中喊着,“避开、傻二,用脚啊,够不着用头顶他下颚,靠”,他那样子,如不是老板在场,绝对加入战场,不愧死士出身。

   “韦谦搞莫子啊,徐远别在老子装模作样了,去问问什么回事,叫上几人给我把韦谦给弄出来,他丫丫的,这就叫狙击、这是打仗?丫丫呸,这是战争啊!”

   问着没人回答的问题,畅鹏心里那个怪。

   拳光腿影依旧,两支烟过后,韦谦方被徐远拉了过来。少将旅长?裤子破、衣袖掉,军衔都不知被谁踩在脚下,脸上。

   “你他丫的干嘛呢,过家家?”畅鹏劈头骂去。

   “他们疯了……”

   “去你丫的我看你疯了。立即去召集你的人马退出战局。江海河架起机关炮朝天开炮,待咱们的人退出来便对人群开炮。你,那个谁谁,去吧坦克营、装甲营的营长给老子叫过来。”

   畅鹏发怒了,不轻易发怒的他被这场景激怒了。

   谁知迎着韦旅长而来的那个谁谁发声了:

   “你谁啊,一个小小中尉,敢这么对待咱们旅长!我们营长也不是你能叫得动的,嘚旅长发话,旅长您说是不。”

   江海河与徐远一乐,连老板交代的发炮警告都放在一边,有得热闹看,群架多打一会。

   没来得及走开去执行命令的韦谦、听到这不知从那辆戒备着的装甲车里跑来拍马屁的货说出,脑子里‘轰’的一声,顿时空白。

   畅鹏为之气结,却无法反驳什么。这可涉及韦大旅长一旅之长的权威和装逼给自己设置的隐私,只能尴尬地望着韦谦。

   “你特么的从哪个裤裆里钻出来的,滚……别急、站住,去通知你营长给跑步过来立正,向……这……这位军团总督查,对总督查报到,接受总督查的一切命令。杵在这里做鬼,还不快去,微服私访懂吗?总督察的级别比我一个小旅长高多了。”

   韦谦连命令带解释,连杀了这家伙的心都有,不过一时身边手头一个人都没有,全去打群架去啦,不得已还得用用这货,待事了之后,一定要将其弄出自己的旅。

   这货心里也想啊!比旅长还高很多,军团级的总督察,马屁还得拍下去,一个立正说道:

   “报告长官,鄙人吴二苟,装甲营二连三排3班班副,请长官指示。”

   “滚”,总督察和韦旅长异口同声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