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丑女种田:山里汉宠妻无度

第7683章 发生了啥?

  最快更新丑女种田:山里汉宠妻无度最新章节!

   后院。

   因为身上突然多了三两银子,孙氏都不能直接去菜园里。

   她放下篮子转身又回了后院,找到正站在灶房门口剥鸡蛋的杨若晴,并跟她说了先前的事。

   “晴儿啊,你说,这个钱我能不能接?”

   孙氏跟杨若晴说那么多,还是心里没主意。

   “要是不能接,或是这会子接了显得太急了,那我就给送回去?”

   “不用送,这钱堂弟和堂弟妹给娘你,说明他们两口子是明白人。”

   “娘你就心安理得的收下吧,咱家能把灶房借出来给他们办丧事,这可不是一般的人情能办得到。”

   “好吧,既然你也这样说,那我就先收下了。”孙氏这才把钱小心翼翼的揣到身上。

   “这才对嘛!”杨若晴笑了笑,正要说话,前院突然传来老杨头的声音。

   “啥情况?咋回事啊?老三家的,快,快来啊!”

   “你爷这是在喊啥?”孙氏耳力远不如杨若晴,听不真切。

   但杨若晴听得很清楚,“可能是我爹他们回来了,看看去。”

   娘俩个刚到前院,就看到小安驮着杨华忠进了院子,后面跟着长根,小洁爹他们。

   老杨头被余兴奎推着,跟在他们后面,“咋回事咋回事啊?老三,我家老三咋啦?”

   孙氏看到这样,整个人腿一软,直接就跌坐在地。

   这回杨若晴是真的没扶上,因为她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就已经加快了速度冲向那边,被撂在身后的孙氏结结实实跌坐在地都没人顾得上来扶一把。

   此时,小安已经驮着杨华忠进了堂屋。

   杨若晴一把抓住跟在后面的小洁爹,“大舅,出啥事了?”

   小洁爹抹了把脸上的热汗说:“马车翻了,你爹摔到了腿。”

   摔到了腿?

   不是脑袋,不幸中的万幸。

   这时,长根早已过去将孙氏扶起,杨若晴赶紧回去扶住脚步虚浮的孙氏,连声安慰她:“娘莫慌,我爹纸是摔到了腿,性命无忧!”

   即使如此,孙氏还是踉踉跄跄的被杨若晴扶着进了堂屋。

   好一阵忙活之后,小安帮忙送走了长根和小洁爹,老杨头也再次让余兴奎推着去了那边的丧事现场。

   家里后院的屋子里,杨华忠躺在床上,受了伤的那条腿经过了处理,打了绑带挂在那里。

   床前,尽管已经得到了杨华忠的亲口保证,可是孙氏还是放心不下,守在床边,那红肿的眼来来回回都在杨华忠的伤腿上打转儿。

   别说去烧早饭了,她现在真的是寸步不离杨华忠的床边。

   杨若晴也在,但相比孙氏,她则显得镇定许多。

   至少,在她脸上的表情是这样的。

   “娘,我爹还没吃饭,等会大伙儿也都要过来吃早饭,你还是先去灶房忙活吧。”

   孙氏满脸的纠结,显然这是放心不下杨华忠。

   杨若晴直接过去扶住她的肩往屋门口送,“娘,你就别担心了,我爹的腿问题不大,十天半月就能下地。”

   “当务之急你还是快些去烧早饭吧,这已经耽误了好一阵了。”

   “可是,你爹……”

   “哎呀,我在这里陪着我爹呢,你还有啥不放心的?”

   “快去忙你的吧,乖啊,我爹也需要吃点东西的。”

   孙氏这才被杨若晴送出了屋子。

   送走了孙氏,杨若晴的脸色也一点点沉了下来。,深吸了一口气,这才返身回了屋子。

   ……

   屋子里,杨华忠躺在床上,侧着脸望着床里面不知在想啥,似乎有些走神。

   杨若晴看到他搁在外面被褥上的那紧攥的拳头,走过去,俯下身轻轻握住他的手。

   “爹。”

   杨华忠缓缓转过脸来,脸上还有蹭到的伤口,但比起腿,脸上已经算是皮外伤了。

   “你娘……走了?”他问。

   杨若晴点头,目光在杨华忠的脸上打了个转儿,压下心里的心疼,平静的问他:“先前我爷和我娘都在这儿,我晓得你们都没说真话。”

   “这会子他们都走了,你总该跟我这说说吧?”

   到底咋回事?

   昨夜经过了哪里?发生了啥?

   为啥就你们几个回来,五叔呢?夜一呢?

   还有前去接你们的棠伢子呢?

   杨若晴心中一堆的疑问,但又不能当着孙氏的面问,不然,这家里除了要照顾杨华忠这个身体创伤的伤员,还得添上孙氏这个心里创伤的伤员。

   杨华忠脸上挤出一个让杨若晴放心的笑容来。

   “没多大个事儿,你别担心,就是,就是遇到点小麻烦……”

   “说具体点啊,别让我也跟我娘那样的六神无主。”她把杨华忠攥紧的拳头一点点摊开,然后把自己的手掌心贴上去。

   感受着闺女的小动作,杨华忠的脸上露出老父亲欣慰的笑容。

   这回的笑容,不再像先前强挤出来的那么生硬。

   “我们回来的时候为了抄近路,走了十里坡,遇到一帮拦路打劫的。”

   杨若晴眉心蹙在一起,骆风棠的担心应验了!

   “那伙人太多了,怕是得有二三十个,我都怀疑是不是一整个村的人都出来搞事!”

   杨华忠又说,因为当时在混乱中马儿受惊往前跑,差点撞上其中一个人。

   那人当时脸上的面巾掉了,惊恐的脸孔俨然是个上了年纪的老汉。

   当时夜一和小安在后面被那一群人缠住,马车突然跑起来没人驾驶。

   眼瞅着就要撞上那个拦路打劫的老汉,杨华忠赶紧从车厢里跳出去拽住缰绳。

   那个老汉是幸运了一把,可杨华忠自己就没那么幸运了,刹的太急,把杨华忠从车上甩了出去。

   那腿,就是这么摔骨折的。

   除了腿,脸上,身上,还有多处蹭伤。

   接下来杨华忠又跟杨若晴这说了当时的情况,包括他自己是如何受伤的,以及同行的其他人的情况。

   “除了我,你五叔他们几个都或多或少的受了点轻伤,问题不大。”

   “原本靠夜一和小安就能把那二十号拦路贼给打走的。可没想到,后面又来了几个人,那几个人的穿着打扮跟那些拦路贼不一样,他们打起架来拿气势也不一样,”

   “拦路的那些手里拿的是锄头扁担和镰刀,后面来的那几个人手里竟拿的是刀剑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