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明尊

第一百四十三章广寒之缘,瑶池圣女执仙镜

明尊 辰一十一 9937 2021-06-14 10:17

  最快更新明尊最新章节!

   钱晨呆了呆,失笑道:“你说,我一个普普通通的灵宝,怎么就要做轮回之主了呢?要我说,你还是另请高明吧!“

   “咦?你不肯做吗?”

   昆仑镜的声音有些许诧异,但还是点点头,却看到钱晨肩膀微微紧绷着,屏息等着她回答,见她没有说什么,才松了一口气,突然又祭起道尘珠,去感应自身的时光。

   “时光没有异常流逝……”

   钱晨大喘气道。

   “你在干什么?”昆仑镜感觉自己就算能跳跃时光,贯穿时间线,依然搞不清楚钱晨这是什么意思?

   钱晨小声道:“我担心太上在旁边,所以试探了一下……”

   昆仑镜呆呆问道:“所以说,你究竟想不想做轮回之主?”

   奇怪,我为什么看不到这段时光的未来了呢?——昆仑镜心中也有一些疑惑。

   “想!”钱晨断然道:“当然想!”

   钱晨此刻颇为激动,心中小鹿乱撞,看着昆仑镜脸色微微泛红,喘气声都粗重了少许。

   轮回之地是多大的平台?别看钱晨这些年闯荡下来,得了一个多宝童子的花名,真正对比轮回之地这般的滔天底蕴,无边财富,他只能说是一贫如洗。

   在先天灵宝之中,属于兜比都脸干净的那种灵宝!

   普通轮回者,得了轮回之地这般的机缘都有机会证道元神,堪比拜入三清嫡传那般大宗门。

   而三清嫡传的道统之中,一旦出了一位轮回者,也常常都是远超同辈,成为他们那一代的翘楚……无论燕师兄还是司师妹,也都如是!

   若有机会掌握轮回之地,成为轮回之主,这般的机缘简直大的不可想象。

   若能得其一二,度过元神之时的劫难,也只是等闲之事。可以让钱晨再也不用为外物发愁了!简直是翻身做了主人,开了让本书都写不下去的外挂!

   “其实成为轮回之主,对于寻常修士,宛如天堑!就算是道君之辈,借助轮回之地成道之后,也只能斩断因果,从中挣扎出去,想要掌控轮回之地,实在是想都别想。”

   “动这个歪脑筋的人,都被我们合力出手,打入造化鼎中。由大日金钟,阴阳扇它们合力镇压了。但你的身份毕竟不同寻常,乃是有资历的灵宝,所以加入我们,倒是不难!”

   昆仑镜卖了半天关子,才施施然道:“轮回之地有一个兑换榜单,你把自己卖了,就能加入我们了!”

   “等等!”钱晨恍然道:“我一进入轮回之地,提示我‘拥有灵宝太上道尘珠,可兑换道德三千万!’的,就是加入轮回之主的途径?”

   “是啊!”昆仑镜悠悠道:“没看到我都在兑换榜单上面吗?轮回之地乃是大能教主们所设的手段,我们这些灵宝虽然是‘轮回之主’,代替大能们运转轮回之地,但也身负职责!因此你须得先成为轮回之地的一部分,遵循轮回法度行事,才能化身轮回之主。”

   “权职一体,岂有只享受轮回之主的身份,而不担负轮回之地运转的道理?”

   它看了一眼钱晨,慢吞吞道:“反正你是太上道祖传下的灵宝,诸天万界没有哪位大能敢炼化你!与我一般担着轮回之主的司职,享用轮回之地的便利就是。”

   “至于那些凑够了兑换的道德点数,想要炼化我们的。轮回之地可预先说过,想要兑换榜单最前列的那些灵宝,须得完成一个指定的任务!”

   “而那个任务就是——获得兑换灵宝本身的认可!”

   “所以,轮回之地兑换榜单前列的那些灵宝,都是坑?”钱晨恍然觉悟。

   “那也不一定,许多灵宝自身便有意寻得一个传承者。比如你那同伴,日后若有机缘便可接受少清剑的考验,成功几率还挺大的!”

   钱晨换了一种方式,就理解了!

   “原来你们都是运行轮回之地的打工仔!诸多大能教主联手创业,开辟了轮回之地,派遣你们来运转这家‘公司’!而且对业绩并没有什么要求,于是你们一群职业经理人……管理层,按照规章制度运行轮回之地,自称‘轮回之主’。”

   “而我便是符合你们招聘条件灵宝,算是校友吧!”

   “才有资格进入轮回之地,担任管理层!”

   昆仑镜见多识广,说开辟的宇宙也是一个现代社会,所以对钱晨的话没有什么不能理解的。

   于是点头道:“对!”

   钱晨继续道:“我要想入职,得先签合同。这合同的内容,就是我要卖了我自己!”

   “名义上!”昆仑镜强调。

   钱晨一指轮回之地,又一指自己:“那我不就成卖身的了吗?”

   昆仑镜不置可否:“那你要在这么说,当轮回之主,还就得先卖身!”

   钱晨挥袖怒道:“你们就是觊觎我,你们就是馋我身子,你们下贱!我一开始就怀疑你们这些轮回之主,想骗我珠子。现在说开了吧!你们就是想骗我去轮回之地打工,要珠没有,要命一条!”

   “切!”昆仑镜不屑道:“你当谁在乎似得!”

   “你的兑换价格是三千万道德对吧!赎身也就三亿道德,这么卖不起价钱,可见你成了轮回之主,大概也没什么用!”

   “我能送轮回者穿越诸天万界,乃至挪移宙光,送他们去诸天万界的过去未来。造化鼎可以造化各种天材地宝,法宝丹药,乃至先天祖炁,一应具有。九天神雷真甲和大日金钟杀伐无双,等闲道君反掌便可镇压。灭世混一清浊大磨盘可以将一切物质消磨成元气,磨灭一切!”

   “太上阴阳扇可以开辟阴阳,划分清浊,将所有元气炼化为阴阳二气,又能将阴阳二气重组为一切物质!”

   “十二品金莲能度化亡魂,开辟佛土,炼化功德愿力!”

   “你能干什么?”昆仑镜祭起诛心之言。

   钱晨脸色微微有些发白,捂着胸口,竟难说出一句反驳的话,心中想起昔日不知是哪个招瘟的轮回之主所说的评价:“太上道尘珠,乃先天灵宝!并无攻伐之能,也无护身之妙,不能镇教,亦不能灭世,乃是悟道之宝,象征太上道统。然而其对太上道统之外的使用者用处有限,而且悟道之妙,似乎也并不突出。故而诸天评定,此宝地位虽高,妙用却弱。”

   “如天帝大权一般,乃是象征之宝。”

   “珠珠啊!轮回之地肯收你,其实是看在太上道祖的面子上。”

   “轮回之地功能完善,本来有你没你,都一样的!”

   “你进入轮回之地的时候,是不是看到过一扇古老的青铜门,上面刻画着诸天万界过去未来,天庭巍峨,九幽深邃,天神怒吼,魔神挣扎……如今的天庭,坐镇轮回之地的灵宝便是元阳帝印,天帝大权;还有玉皇大帝的天帝剑,紫微大帝的众星图。九幽在轮回之地也有九幽魔祖的磨盘,血海魔祖的魔刀。”

   “就连太古神道,也有九天神雷真甲!”

   “西昆仑仙道一脉,有我昆仑镜,代替西王母娘娘镇压在此!”

   昆仑镜语气诚恳道:“你是不是还看到青铜门最顶上,太上道祖捻起道尘珠的那一幅图。之所以铭刻青铜门上,原因就是昔年太上道祖合道前,最后一次法会,道祖手持你道尘珠,与诸位教主论道,而一众大神通者便是在此会之中,合力开辟了轮回之地。”

   “有此缘由,大家才肯接受你入驻轮回之地。说白了!珠珠你就是个门面!”

   钱晨脸色发白,气得浑身发抖,大热天的全身冷汗手脚冰凉,梗着脖子道:“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!我道尘珠要怎样你们才满意……”

   “太上道祖斩我出来,是要我工作的吗?”

   “要工作你们找八卦炉,阴阳扇去啊!我生下来,太上道祖就替我努力过了!没道祖他努力,能有我吗?我是没什么用……可见道祖他老人家,是让我生来当领导的啊!”

   “去做你们的领袖的啊!”

   “但凡我有一点用,都是对道祖他老人家的不尊重。”

   “你想想看,太上道祖合道前,才斩出了我!佛祖如此大能,要盛赞我的智慧,称我为摩尼珠!八卦炉、阴阳扇它们都是太上道祖用来炼丹煽火的灵宝,是道祖为了方便创造的工具。而到了我,道祖要合道了!全知全能,庇如天道,他还需要什么工具吗?”

   钱晨痛心疾首道:“所以,才斩出了清贵的我!代表道祖,代表太上,代表天道!我是道祖立的偶像啊!你们见过偶像要工作的吗?”

   “是不是不爽?”

   “最珍贵的那些东西,你看凡人膜拜的东西,都是无用的东西。此乃无用之贵,道之贵。”

   昆仑镜被他说得迷迷糊糊的,似乎脱离了那贯穿时间线的智慧灵识,回到了懵懵懂懂的萝莉状态,下意识的点头道:“有道理唉!祭炼出一个你这般废的这么纯粹的灵宝,某种意义上来说,还真的是代表太上道祖已经用不上灵宝了!来历称得上尊贵!”

   “不过,你不是被用来封印心魔的工具灵宝吗?”

   “胡说!”钱晨清了清嗓子道:“那是道祖把最重要的任务交给了我!是我太上三宝之中大哥身份的证明!”

   “我的任务如此艰巨,我的地位如此崇高,岂非天定的轮回之主?把我请入轮回之地,每次轮回之主若有谕令,我给你们盖章用印——如太上谕!代表天道的认可!“

   “轮回之地便可改名大罗天,凌驾于什么天庭、九幽之上,有了替天行道的法统!”

   “哦!”

   昆仑镜带着三分鄙视,有些不屑道:“你想当我们的主!”

   看到昆仑镜都不上当,感觉自己在轮回之主中得不到什么支持的钱晨两手一摊,躺平道:“反正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!我已经脱壳而出,化为生灵修行,再把本体送入轮回之地,岂不是受你们挟制?我本自由,何必再作茧自缚?”

   “你呀,就是只想享受轮回之主的好处,不愿承受运转轮回之地的司职。”

   昆仑镜一眼就拆穿了钱晨的小算盘。

   钱晨笑道:“一时白嫖一时爽,一直白嫖一直爽。轮回之地既然是你们几个元老开辟,我这等后来者,纵然也能做轮回之主,但恐怕不得什么权力,反而要受你们挟制。”

   “只看轮回之地收买我的价格,便知阴阳扇那货,颇有几分看不起我!”

   “某道尘珠生于道祖,来历尊贵,岂可屈居人下?”

   钱晨自信道:“这轮回之主,若能成为道业之助,自是再好不过。但若有些好处,但羁绊更胜,则弃之如履!昆仑镜你做轮回之主那么多年,不也没有脱了本窍,修成超越先天灵宝的更高境界吗?可见这轮回之主,对于你这般层次,已是无用,在想向上,还得摆脱它才是!”

   昆仑镜撇撇嘴:“你倒是聪明!”

   “对了!阴阳扇那厮在轮回之地称尊做主,我二弟八卦炉又是何下落?”

   钱晨好奇的打听道。

   “八卦炉不在轮回之地,当年它是随着玄都道尊的,如今应该在太清八景宫,坐镇诸天万界的某个角落吧!太上八卦炉能炼化万物,造化大千世界,一炉之中,非但可以炼成九转金丹这般造化鼎都炼不出来的灵丹,甚至连生灵,血脉,天地胎膜都能炼就。若是能请它进入轮回之地,可以圆满轮回之地最大的一个缺陷,任意造化世界!倒是有被奉为我们轮回之主的领袖的可能!”

   “不过造化鼎不太想拉它进来……”

   昆仑镜言语之中,隐隐透露出了轮回之地那些灵宝们互相之间的小心思,倒显出这些轮回之主们,相互之间也并非严丝合缝,无懈可击!”

   “你既然不想做轮回之主,不愿本体受困于轮回之地,我也不好再劝你。不过到底是旧日友人,你在我轮回之地厮混,总不好让你和那些普通轮回者一样,受其他灵宝的摆布。这样吧!我授予你一部分权限,轮回之主之下,尚有其他一些修士与普通轮回者不同。“

   “如阴阳扇、灭世混一清浊大磨盘、十二品金莲这般灵宝,都镇压一教的气运,为宗门供奉的灵宝。”

   “而借助镇教灵宝,掌握一部分轮回之地权柄的,便是各大宗门的掌教,太上长老之流。他们也能影响一部分轮回之地,掌控部分权柄。”

   “如此是为轮回行者!诸如如今的玉皇大帝,紫微大帝,兜率宫掌教,天师宫张天师,九幽道魔主,血海道宗主等诸多宗门圣地的圣主掌教。”

   “我可以做你的轮回行者!“

   钱晨眼睛一亮。

   “你想炼化我?做我的主人?”

   昆仑镜轻哼一声。

   “唉!”钱晨客气道:“大家都是先天灵宝,说什么主人不主人的。道友在这片宇宙,也是寂寞,不如与我一同出世,红尘历练一番。日后我若有成就,也可襄助道友摆脱本壳,转世修行!”

   “行啊!”

   昆仑镜一口答应了下来,钱晨大喜过望,完全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把昆仑镜骗到了手!

   “大家都是灵宝一脉,娘娘留下我,只身去了上古时代,在昆仑大世界西王母国未被仙秦征服的时候,我也也被瑶池圣女执掌。你身份不凡,做我的执镜圣女倒也不错!”

   钱晨先是一喜,随即敏锐的发觉了什么:“等等,什么叫执镜圣女?”

   “就是下一任西王母啊?瑶池一脉,历来都是女子掌教,想要祭炼昆仑镜,必须得是女子之身。你是太上灵光所化,身份倒是够了!就算娘娘知道了,大抵也会许可。所以你只要再转一世,化为女身,我就让你祭炼,继承瑶池圣地。”

   昆仑镜镜光垂落,照在钱晨身上,就好像一个女子一般目光明澈的看着他,让他便体生寒,冷汗微浸。

   钱晨干笑之声,连忙岔开话题道:“哈哈……贫道要继承楼观道统,倒是不好再承袭西王母传承,此事不提也罢!”

   “哦!”

   昆仑镜的语气有些淡淡的失望:“可惜了!你与广寒宫有缘,她们广寒宫的祖师,便曾是西王母娘娘麾下的一尊女仙,得过娘娘赐下的不死药的。所以广寒宫一脉,亦是传承瑶池道统。”

   “昔年广寒仙子便是瑶池圣女的候选之一,论起来,你亦是娘娘所定的有缘之人!”

   钱晨心中寒意更胜,连忙开口打断道:“啊哈哈……看来贫道确是无缘了!昆仑,你看我那同伴如何?”

   “三清真传岂能为瑶池圣女?”昆仑镜不屑一顾。

   “我是说那位散修出身的宁师妹,她亦修成了冰魄寒光,随时可以结广寒之丹。”钱晨将宁青宸指给昆仑镜看。

   “她若结成一品广寒冰魄丹,争得本代广寒仙子之名,倒是可以受我考验,不过她可不是你,并非先天灵光,太上道祖赐下的跟脚。所以,也就有一份资格罢了!”

   昆仑镜微微一晃,射出一道镜光没入宁青宸的眉心。

   宁青宸只看到一道仙光朝自己落下,转眼间消失不见,一时疑惑慕名。

   钱晨却在那边听昆仑镜道:“好了!待她成就阳神,证得广寒仙子之位,便有机会开启传承瑶池的任务。”

   “在轮回之地,我会暗中考验于她,若是通过我三次考验,便可权摄瑶池圣女之位,掌握我本体部分威能。到了元神境界,便可为正式的瑶池圣女,有资格祭炼我了!”

   “至于你吗?道尘珠,你做不了轮回行者,便做个轮回使者罢!”

   “轮回使者,掌握一方大世界的轮回之地权柄。如你那地仙界,三清嫡传道统,便可继承部分开创轮回之地大能留下的权限,是为轮回使者!你如今是楼观道掌教,倒也有这个资格了!”

   昆仑镜落下一缕镜光,印在钱晨的掌心,化为一枚轮回烙印,对他道:“回到轮回之地,便可凭此开启晋升轮回权限的任务。”

   “此番我为你开启的任务,只能你一个人完成,而且有了我的烙印,你便可开启更高层次的轮回任务,去往过去或未来之世!避开此时的因果!”

   钱晨握住手心,抬头看向昆仑镜,点头道:“道友,那我们开始吧!”

   昆仑镜长疏一口气,感叹道:“走吧!走吧!那点魔念你说是太上心魔,终让我有些忐忑,此番借你一点魔性开辟幽冥,也算补偿过了!你可要出工出力……”

   “那是自然!”

   钱晨走入昆仑镜光中,声音渺渺道:“我比你更怕这魔性脱困,岂有坐视之理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